海境一条大头鱼

白兔糖(一)

大家好…这个豪药星月现代是人生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请诸位多多指教提点。

脑洞太大,可能有不少错别字orz









[喂!那边那个!快闪开啊!]


本是走在路上却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鸩罂粟就听见一声呼喊,随即便是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人撞的向后一侧,随后便摔倒在地,就见一颗篮球从两人身边飞速弹过。


[你没事吧!]


岳灵休着急的询问着。而鸩罂粟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摔倒了吗?为什么一点也不痛。回过神才知道自己正在一人怀中。


[这应该是我要问你才对……]


倒下时那人只顾着护他,胳膊被塑料跑道蹭破,红红的一大块,不知道是伤口沁出的血还是被跑道染上的颜色。鸩罂粟赶忙从口袋中掏出纸巾递给面前这人。


[啊?没事没事!别担心!我人高马大的被砸一下顶多痛一会,出点血啦,你就不一样了,瘦的跟小鸡仔一样,被砸到还不给砸出给好歹。]


被篮球砸到却表现的像是被气球蹭到一样,岳灵休一个耿直的体育生,在篮球场上是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大帅比,然而一下篮球场却是一个耿直到傻的大逗比,就连关心人的方式都是那么的…耿直?直的能把刚刚收获的迷妹给全部狗走。


[……]


鸩罂粟一时无语……低着头看着他胳膊小心地清理着伤口。


[安啦!校队受伤挂彩是常有的事,多谢你的纸巾。走了。有机会再一起玩吧!]


岳灵休按住过鸩罂粟递来的纸巾,胡乱的擦了擦,转身拿起一旁的篮球就准备回球场继续拼搏。


[是我多谢你才对。等…等下!你叫什么名字!]


见人要走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问这替自己挨了一球的人,鸩罂粟对着跑向球场的身影大声喊到。


[啊?我啊?岳灵休——]


又是全新的一学期,这一学期班级被全部打乱重分,李剑诗站在布告栏前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嗯,一班。嗯?这个人…和我分一样的?]


以第一高的分数被分入代表着尖子生集中营的一班李剑诗对这个结果十分的满意,扫视着全班的成绩,一个名字被锁定在了她的视野,「别小楼」,名字的主人同她拥有一样高的分数。李剑诗的嘴角微微上扬,是因为分到了理想的班级而高兴?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教室里本就乱哄哄的闹成一团,大家都在找着自己的座位,随后和周围的同学相互认识,岳灵休事先就准备好了一大包的大白兔奶糖,总来贿赂自己周边的诸位。[分在同一班就证明我们有缘分啊!来来来,大家吃糖,在座各位都是大才子呢,我粗人一个学体育的,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倒霉分来这班,以后大家作业考试都关照一下哈!]


确实身为体育生的岳灵休文理科可谓是让所有任课老师都能气的背过气去,不是他不够认真,不够刻苦,怕是生来就不是读书的料,如今莫名的进了这各大学霸都削尖了头壳都想进的“火箭班”首要任务自然是收买同桌邻座,以便以后考试的时候能有个队友。


[…岳灵休?]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鸩罂粟试探性的开口喊了一句。


[诶?你是那天篮球场边的小鸡仔。这么巧啊!不仅是同班,你还坐我前面诶!]


见到熟人,岳灵休越发的起劲,一个熊抱就扑了过去。用“死亡式拥抱”把鸩罂粟锁自己怀里。


[我叫鸩罂粟。不是小鸡仔。]


这太过热情了,被人突然紧抱住,鸩罂粟先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一边纠正着自己的姓名,一边伸手推了推这过分的热情。


[好好好,小鸩,小鸩,来先吃个糖!古人都说救人一命,被救的多半都以身相许,在我这里,用不着以身相许,以后考试的时候别遮太严,让我瞄几眼,保个及格就好。哈——]


[我……考试要靠自己才对。平日你有不会的地方倒是可以来问我。]


这什么鬼畜的逻辑啊?以身相许?


[哇!真的吗!小鸩你人够好!我中意!]岳灵休感动不行,一个熊抱再度把鸩罂粟闷进在自己怀里。


[放……放手,快闷死人了。]


[啊……抱歉!我太感动了!]


[分在一个班是有缘!那做同桌就更有缘了!这位同学,看你穿的这一身白,白衬衫。白裤子,白球鞋,是在代言汰渍还是大白兔奶糖啊?来,先来一颗大白兔,我是岳灵休以后多关照了!]


同桌,混的好了是那是日常一起进退,考试互相合作,出事共同背锅的好队友好麻吉,一道白色身影落座自己身旁空座,岳灵休就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很不错的兄弟!


[哈~好啊,这里别小楼,多谢你的糖果了。]


面对岳灵休的打趣,别小楼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是一个太过佛系的人,平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只要说上几句话就会发现这个人笑起来那么的和蔼,简直是人畜无害的新时代好同学典范。


[全班第一的别小楼吗!哇,这次真的是有够走运哦。]


这时在岳灵休眼中别小楼怕是都泛着圣光,得知同桌是谁的他简直觉得自己这几年稳了。


[全班第一?]


刚刚回到班级就听到有人在说全班第一,名字还是之前自己注意到的那个「别小楼」。嗯?是男生?一开始并不熟悉,看到这个名,错误的让她以为这是一个女生,没想到会是男生,这下会有格外的趣味吗?


[哇,大美人哦,你坐小鸩旁边吗?我是岳灵休。]


向来自然熟的岳灵休热情递上一颗糖,这次的糖果却没有像之前几颗那么的幸运,它的新主人貌似对它并不感兴趣。


[不用了,我不爱吃糖。]


[啊,我懂我懂,女生嘛,怕胖的。没事啦。]


[那就给我吃吧,刚刚不还说我一身白可以代言这个糖果吗。]


生怕场面尴尬,一旁的别小楼笑着过来打了个圆场,几人几句各自又介绍了自己。


评论(5)

热度(23)